怪兽不会死:)

醉里论道 醒时折花

本周联考


卸载lof闭关学习


会想你们


也会先忍住再写新鲜我弟的念头【虽然我现在写的还不太好】


周日肥来👌👌


【毕雯珺2018年生日特殊企划】鹭草与超新星

老福特第一毕妻  冲冲冲


大家都快来pick这些超级棒的老师啊!!!


PopcornNine:



 


 


“To My Bevan,


  


上帝在行星边际黎明皎洁乘着列车远行,不小心撞落一颗闪亮星星,它慢悠悠落到地面,最后变成我可遇不可及的你。


   


你是花,也是海,是我唯一的陆地小飞侠。


   


睡吧,枕着你火红的蒸汽月亮,世界会为你停止转动,


   


我的男孩会在爱里永远年轻美丽。”


   


 


   


乙女生贺系列


   


   


   


在所有剧幕拉开之前。


  


 


11月20日11:21


 @販售月光🌙 《抚顺爱情故事》


  


  


  


在长久相伴以后。


  


  


11月21日00:03


 @PopcornNine 《薛定谔热恋》


  


  


  


我陪伴你走过春秋冬夏。


  


  


11月21日05:20


 @青团团团团 《柴米油盐》


  


  


11月21日11:21


 @PopcornNine 《他说》


  


  


  


也曾有过彷徨失落,尖锐互对。


  


  


11月21日13:14


 @是你的王英俊 《作茧自缚》


  


 


11月21日16:25


 @PopcornNine 《知道今生哪见卿》


  


  


但到最后,一切尘埃落定,你依旧是我最好,最爱的,那一个。


  


  


11月21日18:23


 @PopcornNine 《因果律》


 


 


11月21日23:21


 @PopcornNine   《是风动》


    


  


  


 


你向我走来,带着整个星系的笃定与光热,我的这颗心三分固执七分挚爱,全部拱手交到你掌心,漂亮小男孩,可一定要珍重啊。




万事胜意,喜乐安康。

【黄明昊×我】与你般配

*电竞paro,但是看不懂游戏没关系,写游戏无能星人。

*对于一个只关注电竞但不会打撸的人来说真的很难写,私设好多,故事有参考原型但是你们别猜。







随着全场仿佛掀翻屋顶的沸腾高呼,一声“HR牛逼”让我的眼前凝结起水珠。此刻的我坐在台下的角落,静静地将目光投向不远处台上还未离开座椅,只是双手摸着耳垂微阖双眼的男人。刺眼至极的镁光灯下他的面容依旧寡淡,就像是一分钟前丝血反杀极限翻盘带着队友夺下了世界冠军的人并不是自己。可他眼角泛起的红,不会骗人。

这一日,lpl赛区头号种子选手HR战队历经数年终于不负众望代表中国一路高歌进入s系总决赛并最终在与欧洲豪门的较量之中获得胜利。这一年,赛后成功被封为世界第一ad的选手HR.Justin,只有十八岁。














我想起第一次解说比赛的时候,那次是lpl的夏季赛,刚上岗业务也不算熟练,管理层说让我去试试水适应一下。那一场比赛刚好是HR战队和另一个不知名小队。也许是那天过于紧张,在掌心的汗把纱裙都濡湿的情况下出了一点小小的失误。纵使比赛结束后跟我搭档的男解说友善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没关系,深谙圈内风向规则的我还是躲到了会场一个角落小声的抽泣起来。我都能想象的到网上会如何评论我,“花瓶解说”“白拿工资”这样的词必然层出不穷。


这个时候,空气中一股清爽的气息飘来,有人踏着脚步靠近。我泪眼朦胧的抬起头,跟这个红色队服上印着的id是Justin的男生对视了一眼。此刻还是初夏,但眼前的人已经穿着夏款的短袖队服,露出两截肌肉线条十分明显的手臂,甩在身后的外设包拉链没拉好,掉出了队服外套的一角。



他的眼睛是淡淡的棕色,一眼望去无端让人想起秋季午后的一杯乌龙茶。并不是瘦削的脸庞,相反有一种属于自己这个年纪的饱满可爱。毕竟作为一个圈内人,我也知道被誉为天才ad的Justin选手就只有十六岁。


撞进我眼中的雾气,他有些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但直觉告诉他看到有美女姐姐在哭的时候不应该袖手旁观。从运动裤口袋里摸索了半天,他掏出一张应该是前两天跟队内小辅助瞒着教练去偷吃海底捞的时候留下的未用的餐巾纸,递了过来,声音清清冷冷的又有沙砾的质感,尾音入耳。

“或许,你需要这个吗?”











黄明昊觉得自己大概是着了什么魔,毕竟自己是过了十六年单身生活的纯情处男,除了游戏比赛就是吃饭睡觉的孤家寡人,在HR这个被誉为电竞和尚庙的战队除了自己老妈就没接触过雌性动物。可是他第一次觉得,这个新上岗的解说姐姐,真好看,甚至觉得她哭的时候都很可爱。

完了,他想着,自己可能是个变态。












之后的比赛,HR的崽子们还有教练Karrel越发看不懂自家ad的心态。


随着又一个对手水晶的血条退回到无,辅助kid终于看不下去了,颤巍巍的拽了一下Justin的袖子,看起来像是一个犯了错误即将挨打的小孩,“昊哥你怎么......最近打法这么凶啊.....”您好歹也让对方留点面子我们推塔稍微推慢一点啊!可Justin看起来心情甚佳,轻轻摸了摸自家辅助发量惊人的脑袋,破天荒的笑了一声。“秘密。”



最近几场比赛负责赛后采访的都是我。这位今天比赛时被同事说是“凶残至极”最后拿下两把mvp的选手,此刻坐在我身边,面对镜头的他嘴角还噙着一抹笑,在全网面前余光不停地瞅着我,耳垂泛起绯红。我回想起那一次在走廊给我递纸的Justin,心里感慨着这年头打职业的孩子都长得这么娱乐圈,关键是技术也好。


“我们大家都发现Justin今天的打法很凶啊,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语毕,我把话筒轻轻递到他嘴边为他举着,因为有些重导致话筒有点重心不稳,下一秒却被他直接拿了过去握在手里。“想速战速决吧,”他淡漠的声线随着话筒扩至远处,茶晶色的瞳仁里倒映着头顶的镁光灯,像是遥远星球漫反射来的光线。



“这样的话就可以快点来见你了。”


观众鸦雀无声。

我瞳孔睁大。

弹幕沸腾。











全电竞圈都在传HR的天才ad在追我这个小解说。这小孩不知道从谁那里要到了我的微信,每天三餐吃什么,排位或者训练赛的成绩都要向我报告一遍,搞的Karrel每次因为公事见到我都佩服的五体投地,说就因为我无意间叮嘱了Justin一句要好好吃饭好好训练这崽子就像接到圣旨一般样样照做,也又回到了韩服大师一百点。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一边听着,一边回想起网上都是怎么说Justin的,什么“电竞冰山”,“面瘫高冷队长”,这跟我认识的那个臭屁到不行的黄明昊,是一个人?不合理吧。











二十岁生日是一年前的初春,我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一句简单的话却让我整个人都坐不住了。


“你是不是太迟钝了。”



是他吗?我赶紧跑去房间从床头拿来手机,用微信打了一通语音聊天。可说来也奇怪,等电话接通,Justin低哑的声线传过来时,我反而呆滞了。


我该说什么?问邮件是不是他发的,问他什么意思,还是问他....是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真的喜欢我?就算毫无恋爱经验,我也明白个七七八八了,正是他本赛季备战的关键时候,直觉告诉我不应该让他心有杂念。



“怎么不说话?”鼻音有些重,他好像感冒了。我听着,突然来了无端的心疼,才十七岁的小孩子又不会照顾自己还天天通宵训练。我坐在床沿一下一下的扯着素纹床单的拐角,话语里不自觉多了点责备。



“不是跟你说了好好照顾自己吗怎么还.......”


“生日快乐,颜颜。”

他好像笑了。我愣住,脑海中冒出上次公司组织的聚餐年会,当主持人公布我是年度最受欢迎的女解说时他偏过头给我递来的笑容。清淡的面容上是微微弯起的嘴角还有在灯光下泛着潋滟金色的眼波。可下一秒我却注意到他眼底的小片淤青和阴影,皱了皱眉头。


一瞬间像是翠色的藤蔓在血红的心脏上缓缓缠绕,然后收紧。眼前空气的尘埃中仿佛都飘散着初见时他周身清爽的气息。










直到那一年的夏季赛开始之前,当Justin女粉丝的恶意延伸到我这里时,我才真正发现如果我跟他在一起将会面对什么。

得了消息从基地匆匆赶过来的他一进门只看到一地恶心至极的蟑螂尸体还有一条附赠的刀片。站在一旁极度恐惧到呆滞的我手中还紧攥着一张已经发皱的纸条——“如果你再靠近黄明昊,我就让你跟这些蟑螂有一样的下场。”


Justin的拳头已经咯咯作响,手腕上的青筋外突,走上前用力抱住缓缓落下泪水的我,箍得我肩膀生疼,声线沙哑。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一时冲动让你受伤,让你受到无端的恶意对待,是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你。对不起。




Justin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生而为人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觉得无力又心酸。自己心尖上的人被如此对待而自己却除了无谓的安慰没有任何办法。













几个礼拜之后,夏季赛开赛在即,我却接受了公司的人员调动,准备前往柏林留学一年,第二天就动身,不参加这次夏季赛的解说。

他和我,都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


我特意约了Justin出来吃饭。我深知那件事他比我还要难受,也明白他的用情之深。但我们都已不是小孩子了,他如果拿不到更好的成绩就选择恋爱,必定会影响他的状态,也会成为整个圈子攻击的对象。毕竟老话不会错,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坐在我对面的男孩似乎为了出来吃饭还特意洗澡换了衣服,稍稍靠近一些就能闻到柠檬沐浴露的清香。这家老店的生滚螃蟹粥味道特别好,我来这边工作这么长时间就好这一口。透过蒸腾的热气望向他有些模糊的眉眼,我突然有些难过。



“Justin,那个....”我吞了吞口水,心里想着如何开口告诉他,他却突然从碗中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我。


“Karrel已经告诉我了。”棕色的眼瞳中看不清悲喜,他自顾自的笑了笑,却无故沾了点酸涩。“反正就一年,我一直打比赛等你回来。”



这顿饭吃到最后,只剩头顶的电风扇吱吱呀呀的摇晃还有老旧电视机里主持人的腔圆字正,剩下的我们都缄默不言。






走到楼下的时候,我叮嘱他要好好训练好好照顾自己,话未落音却被他反手搂进怀里。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从第一眼就喜欢。其实我今天来之前想了很久你选择暂时离开的原因,想来想去觉得只有上次那件事可以解释。你放心,我会变得越来越强,直到有一天可以保护你,让你觉得跟我在一起没有后顾之忧为止。”



月光淡淡的,落在他寡淡的面容上。那个HR的冰山队长人生中第一次长篇大论是给我的承诺。我把脑袋从他怀中露出来,轻轻摸了摸他的耳朵。

“那我们约好哦,如果s赛你可以带着HR拿冠军的话,我们就在一起。”












异国分开的日子让我愈发想念Justin,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这份一开始姐姐对弟弟的单纯感情已经发展成了这样。柏林是个很美的地方,但我总是想起那家生滚螃蟹粥还有赛场上属于我的解说座位和耳麦。


之后的某天,我在YouTube上看到了那年夏季赛带着队伍拿了冠军的Justin专访。镜头下的他依旧面容清淡的像栀子,但看起来比我离开时憔悴的多。记者问到,“我们的解说小颜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众所周知Justin是她的忠实迷弟,有什么想说的吗?”屏幕前的我顿时来了精神,盯着他好看的侧脸,看着他平静至极的双眸终于泛起了一丝涟漪。

“还是希望这一年赶快过去,没有她的lpl在我心里失去了活力。”


我终究是喜欢他的,以至于在不经意间就陷进了他好看的眼睛。










可那一年的s赛,HR就只进了四强,半决赛败给了韩国一支老牌强队,网上的评论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骂声。我担心至极,给Justin发了很多条消息却也得不到回复,直到两天后他主动打来了电话。

“对不起,这次我没做到。”他听起来整个人疲惫至极,让我准备的很多安慰也硬生生咽了回去。握着玻璃杯的手不自觉收紧,硌得有些疼。“等明年,明年我一定可以做到。”

好多的情绪在脑中杂糅了半天,最后溜出唇缝的却只有一个好字。

我相信他。










可能是噩运一次来足了,后来事情的进展意外的顺利。又是一年的春季赛,夏季赛,HR的恢复力惊人,接连斩下冠军。可粉丝都能看出来,场上那个本就不平易近人的队长Justin,笑容更少了。没日没夜的训练熬黑了他的眼眶,透支了他的精力。他永远是整个基地睡得最晚的人。经常kid凌晨四五点出来倒水喝,自己队长还在排位。Karrel每次都用我去威胁他,却总是在他一个凶巴巴的“别告诉她”中无奈放弃了这样做。


由于各种事情的耽误,我被通知到下半年大概十月底左右才能结束课程启程回国。算了算大概就在s赛最后几场可以回去。今年的s赛就在国内举办,也给我省去了转机的麻烦。



回程的前一天,我在网上得知HR顺利进入了总决赛,两支队伍将于四天后进行最后的决战。兴奋至极的我给Justin打了电话告知了我自己的行程。


“嗯我知道了,我特意让Karrel给你留了决赛门票,”他顿了顿,轻笑了一声。“我会加油的。”

我一定会,让自己跟你足够般配。











此刻,一片金色的雨中,HR全员举起了那一个代表英雄联盟最高荣耀的巨大奖杯,每个人都红了眼眶。他们代表的是lpl,是中国。一雪前耻,最终登上世界之巅,向韩国,向世界证明谁才是这个游戏真正的霸主。翻过这座山,世界就会听到我们的故事。


台上的黄明昊于满天的欢呼声中转过身发现了台下不远处的我,在场上场下电脑手机屏幕前所有人的注视下,眼角微红,无声的对我说。


“现在你可以跟我在一起了吗。”




End.



HR就是取自Hard Road,觉得这两个词在一块有种奇妙的激情。

我发现我的脸真滴好胖呀

最近在写我弟的一个电竞paro  好难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

我发现每次洗完头都是我的颜值巅峰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喷了云南白药在家躺了一天

明天终于可以去上学啦

晚安各位

【黄明昊×我】Way back home




*是听歌时候灵光一现的短打


*有私设


bgm﹉《Way back home》






好不容易熬过了周五下午冗长的两节英语课,我抻了个懒腰,起身收拾好了书包,理了一下因久坐而有些皱了的工装裤就离开了教室。书包上的小挂饰随着脚步叮铃做响,脚上的粉色aj也被身前的同学不小心踩上了灰印,可我并未在意只顾着往校门口去。






果然,熟悉的身影推着十七岁生日的时候我送他的那辆轻巧的碳素自行车早已等候在门口,在一群家长之中显得格外出众。我一边小跑过去一边想着黄明昊今天穿的这件黑色衬衫真的是非常特别,胸口一只振翅欲飞的仙鹤衬得巴掌大的小脸脱俗出尘。








"来啦。"大概碍于周围都是一脸严肃的家长,他没有伸出手来牵我,只是自顾自的推着自行车向前踱步。我立身于旁,揪着这个比我高一个头的人衬衫的衣角,闷闷的回答了一声"嗯"。






这个城市的风里总是带着樟树的气味,像连绵不绝的海浪一阵一阵袭来。







"听说这次测试考的不太理想?"黄明昊拽了拽自己快要从肩头滑落的书包背带,歪头透过傍晚黄昏的光线,似笑非笑的望着我。






他是这个城市最顶尖高中的尖子生,而我只是他隔壁一个稍次中学的普通学生。说是普通,可也因为他有在好好努力,这个学期有冲击年级前十的势头。







"还行吧,刚开学有点没适应。"我甩了甩昨晚才洗的头发,有些不在意的回答着他的关心,一袭发香却让我无端想起黄明昊的怀抱。那也是淡淡的清爽气味,让人舍不得松开。







闻言,身旁人微微颔首浅笑了两声,浅棕的发色在路灯下像是被笼上薄薄一层月光,温柔缱绻一如他眼底的神采。伸出胳膊摸了摸我的脑袋,小臂上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




"今天请我的小公主吃东西吧。"

















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双腿一晃一晃的,接过黄明昊从便利店买来的关东煮大快朵颐。而他自己则是拿了一个三角饭团学着韩剧中的人那样剥开递进了嘴巴。



突然想起小时候我跟他总是抢吃的,有时候闹的凶了打起来,双方的父母还有大院里其他的小伙伴都拿我们没办法。最后两个人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跑回家,直到抽抽噎噎的扒了两碗饭才能平复情绪。





说来也神奇,即使小时候关系这么恶劣,最后我们还是在一起了,直至今日。





都说不打不相识,或许是长大之后的某一天突然觉得黄明昊这个小屁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看了,发现自己少女心泛滥。等到后来再反应过来,已经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他的表白,十分不幸的成为了顶尖中学校草兼学霸的女朋友。
















深秋的风虽然自行车的前行一股一股的袭来,在我的衣领周围打转。我坐在黄明昊自行车的后座上,将卫衣的袖子往前扯了扯想护住自己的手不让它们变凉。怀里还抱着他刚才额外买的零食,说是给我肚子饿的时候当零嘴。





"不要节食啦,真的太瘦了。"他将装满零食的袋子塞进我怀里,嘴角泛起笑容,像是璀璨灯火。














沿着护城河边的马路前行,很快就到了大院。即使这么多年过去,我们两家还是选择留在了这里。人都是念旧的,毕竟那些快乐的回忆,都只属于这里。




"到啦,哎呀你慢点。"他伸出手揽住我的腰,护住了从后座上一跃而下的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皮。"




"嘿嘿。"我满不在意的笑了笑,冲他挥手。"快回去吧,明天见。"



"好。"光影之中他的侧脸精致不似凡人,颀长的身形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今天也非常喜欢你。

那我们明天见。

晚安黄明昊。











与君相恋的每一天,都如饮温水。

在浮世三千,在朝朝暮暮。


End.


卧槽IG牛逼!

是lpl!

我们是冠军!!!

有生之年系列


昨晚收到的消息

不枉我秃头爆肝哥斯拉都快变成小白鼠了

快乐!

【黄明昊×我】 暗恋这件小事



*头疼脑热的激情短打

*有私设




在圣多明各工作的第三年,黄明昊找来了。




此刻我冷眼瞧着对面白色短袖上印着" Hi l don't care. Thanks",头顶有些干枯的棕发呈鸟窝状的黄明昊,只想拎着衣领把他扔进加勒比海喂鲨鱼。面对我杀人一般的目光,他却只是从炒饭的盘子里抬起头递给我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这家伙,分开两三年脸蛋还是一样嫩的像能掐出水。






一旁的手机屏幕上,还显示着这两天国内的新闻头条——"当红明星Justin黄明昊于近日失联"。我抽了抽嘴角,要是满世界找他的粉丝知道他玩失踪,跨越一整个太平洋就为了来见一个女孩,不得把我祖坟都扒出来。





吃饱喝足的黄明昊咂咂嘴,抽了张纸巾将嘴角的油渍擦去,放下勺子,提议出门走走。 他无视了我满是疑问的目光,挎着小磕小碰一下我都心疼的FENDI牛皮包起身出了店门,等着我给他结账。






我付了钱还在想着今天的炒饭有点贵,抬头看见黄明昊嘴里叼着不知道哪来的珍宝糖,半蹲在店门口,正用手机的摄像头对着远处。




远处沙滩上有孩子在嬉戏玩耍,火烧云蔓延至遥远的地平线。海水开始涨潮,一股一股的向岸上涌来。






我甩甩头发,走上前轻轻揪了一下他的耳朵。身前人直起身将手机扔回包里,因为含着棒棒糖而鼓出的一小块苹果肌让我想起了年少时代上课偷吃被发现时手足无措的黄明昊。











"她....结婚了。"






我正欲开口问他这次来找我的原因,却被他唇齿间咕咕囔囔挤出的一句话堵住了嗓子眼。潮水涌上岸边的声响正如我如雷的心跳。







我本已经想忘记以前发生的事了。






"你.....一定很难过吧。"突如其来的紧张情绪让我攥紧了衣角,太阳穴突突的跳,望向他下颚线的目光却带着一丝丝的期盼,期盼他早已不喜欢她,期盼他没有一丁点难过。







可他却只是伸出手揉了揉的我发顶,一言不发。与记忆中一样好看的侧脸却让我突然有些想哭。






这就是我爱了黄明昊这么多年的结果,一场野火烧尽只剩下寸草不生的荒凉。

















从学生时期第一次见到黄明昊,我就知道自己输了。向来心高气傲的年级一姐暗戳戳的喜欢一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小男生。我自认为和黄明昊一定会日久生情,于是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过完了高中三年。顺利的考上同一所大学让我那一整个暑假都像打了鸡血,直到后来他被星探发现被签了下来去做了明星。






再后来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去给他做了助理,虽然我一直不愿意告诉他为了进公司我做了多少功课付出了多少努力。陪伴黄明昊成为大明星的每一天我都觉得无比荣幸,因为他是那样认真努力又上进的男孩,直到现在我都觉得爱他没有错。





可是我始终明白,黄明昊从学生时代就喜欢的那个女孩,我取代不了。她像是一片不可触摸的白月光,带着柔软的美好。如果我是男生,也会想和她来一场浪漫的青春校园恋情。






这些年我的暗恋太过心酸,以至于在黄明昊成功的红透半边天以后,选择了瞒着他辞职。我宁愿远走他乡漂泊海外,也不愿再每天与自己得不到的人朝夕相处。我是他最好的助理,搭档,却始终不是他爱的人。友情和爱情之间,局外人看起来只是一步的距离,可只有局内人才明白那一步足以从地球到达火星。
















夜已深了,我送黄明昊回到酒店。露天的游泳池里还有嬉闹的旅客,头顶上是南半球熠熠生辉的繁星。黄明昊跟在我身后,就像是以前每次在机场被太过热情的粉丝围住时都会做的那样,轻轻的牵住了我衬衫的衣角。



我在房间门口对他说了晚安,准备离开却突然被扣住了手腕。我不解的回头,却对上他眼波柔软至极的双瞳。




"其实我后来想明白了,"我静静的与他对视,任由他经过这些年录音的打磨而日益成熟出众的嗓音飘进耳朵。




"我根本就不是喜欢她,我只是不甘心她喜欢的是别人。"随着最后一个尾音的落下,他手上的力道加大了一些,就像是在急于向我解释些什么。后来的黄明昊才明白自己之前是多么的幼稚,少年的骄傲和自尊心作祟,一误就是这么些年。





"我都知道了。"他的唇线紧抿,头顶的灯光通过长睫在眼睑两侧打下阴影。"你....一直喜欢我。"





"所以呢?"我对自己毫无波澜的情绪感到诧异。当这么多年的隐秘暗恋有朝一日真的被对方知道的时候,我反而很坦荡,心中隐隐预感这段感情在今晚就会有个了结。






下一秒,腰间被眼前人的手臂搭上,轻轻勾了过去。温热的唇覆了上来,我的脑海中只剩下嗡嗡的声响,世界似乎在崩塌,只留下一片空白。





良久,他松开环在我腰间的双臂,与我额头相抵。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与他四目相对间我才惊觉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的相互陪伴足以让黄明昊看清自己的真实想法。我在背后为他做的每一件事其实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包括暗恋这件我坚持了这么多年的小事。







其实三年前在我从浦东转机到阿美利加的那一天,黄明昊给我发来了一条微信:好好照顾自己,".. .-.. --- ...- . -.-- --- ..-"。当时的我被催促着登机并没有在意,直到后来在圣多明各的工作单位有一个学过摩斯密码的同事翻译出来以后,眼神有些暧昧的望着一头雾水的我,拍手说了一句恭喜。





后来我才知道,是" I love you"。






学生时代的时候总觉得他的瞳仁里有日月星辰,山川大海。可从这一刻开始,还有我。





"这就是我的意思,够清楚了吗?"





End.






这次给傻羡的新年联文真的是很用心了呜呜呜

今天改了一个特别喜欢的句子  芳芳 @芳心纵火犯 说特别喜欢嘻嘻嘻嘻

希望你们到时候一定要喜欢呀

唉我继续去给论文秃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