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不会死:)

醉里论道 醒时折花

【皇权富贵】 当年彩云照人归


给森森的生贺,我爱她。 @鹿柏森。


也是抓住最后一天的小尾巴,给你们的跨年礼物和祝福。  





01


被范丞丞收养的那一年,香港正是回归初期发展迅速,维多利亚港的往来邮轮络绎不绝。刺啦啦的烈日下我坐在迪士尼的大门口晃着双腿啃着面包等待来接我的人。




香港大概是有钱人的天堂,以至于在一分五十秒后看见从奔驰商务车门中露出的锃亮鞋头时,我还是稍微有些讶异的。孤儿院的院长只告诉我是一个条件优渥的家庭收养了我,却没想到是这种程度。




那个男人说自己叫范丞丞,是做房地产的,住在半山区。他的眼珠乌黑冰凉,瘦削的冷白面容寡淡至极,像是终年不散的大雾。其实范丞丞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但不停被他指腹摩挲的高级腕表,深色的定制西装以及领口昂贵的金丝领结无意间让我与他明明近在咫尺却硬生生的拉开了一个宇宙的距离。





"Welcome to your new home."




推开别墅的大门,范丞丞向我微微欠身,颀长的身形沐浴在日光下像是天使,尾音清冷入耳如雪落无声。他的眼角泛着点金色的光芒,像我给设计稿勾线条时使用的黑金墨水,米白的劣质画纸浮上一团星辉闪耀。




我突然觉得眼前人好看的过分。










其实我对于范丞丞自作主张,在并未与我商量的情况下将我送进贵族学校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相比于黑板上那些天花乱坠的英文数字,更多的时候我只愿在角落里完成我的设计稿。可比责备更多的,大概是说不出口的感激。如果没有他出现,我永远只是那个在洒满惨白日光,窗棂一角挂着陈旧蛛网的阁楼里过着清苦生活的黄明昊。





范丞丞在我房间无意间发现那些手稿时,我正好端着水杯推门而入。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是笑了的。脑袋被大手抚上,我微微仰头对上他光影浮叠的双眼,只觉得他脖颈上的两颗痣性感的惊人,一时间竟忘记了呼吸。




"昊昊喜欢服装设计吗?"他轻声问我,又在我的一声嗯中扬起了嘴角。



"想不想去考纽约时装学院?"







02


在范丞丞的帮助下我填报了纽约时装学院的申请表,开始着手准备材料和作品。




范丞丞日理万机,却从来不会缺席任何有关于我的并且他觉得重要的事情。比如一起旅游,比如参加我的家长会。全班的同学对于我有这样一个帅气多金的哥哥,投来的都是艳羡的目光。可他们哪里能感受到外表的平静之下涌动的是何种暗流。这样的范丞丞,谁甘心只做他的弟弟。





但那个年代并不允许我萌生超越表面亲情的感情。恐同者依旧大量存在,更何况在名义上范丞丞是我的哥哥。我愿永远夹着画板跟在他身后,永远凝望我深爱之人的背影,在他尚未察觉之时默默为他祈祷,希望上苍能一直护他周全。这份感情像是阴间生死簿上最隐秘的那一页,被我无言篆刻于心不愿提起。






我曾在那段时间经常挎着包搭车前往深水埗,探访那里众多的风情民宿,游赏花卉市场以及尝试每一道异国风味的菜式。设计稿的创作需要大量的灵感,而它的来源可以是生活中许许多多的方面。深水埗的地铁公交全天不打烊,所以我格外钟情夜晚十二点的露天Double bus。我经常感性,尤其在深水埗子夜的霓虹灯光晕包围中。很多时候记忆如潮水涌现来势汹汹,而更多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总是范丞丞的面容。





他是一个令人第一眼就惊艳的人,也是一个让人没由来的异常笃定世上再无如他第二的人。





这份感情诚然令我深陷其中,像汹涌流淌的河水在我胸腔中砯崖转石轰鸣做响,可他是真的值得。对于我来说,世间万物,共生为他。













范丞丞察觉到自己感情的异变,起源于一句玩笑话。



我已经忘记了是因为什么事情,他笑着对我说,"再闹小心我把你送回去啊。"




一句话却突然让我变了脸色。随即,他的目光也暗沉下来。"怎么了?"他放下手中书本摘下了平光镜,走过来屈膝半蹲着仰头查看我的情绪,略带薄茧的指腹抚上脸颊。





"你别不要我......."眼角的水光在晦涩暗淡的黑影里格外醒目,范丞丞突然拥住我。"是不是那里对你不好。"他想起初次前往那家孤儿院时,大院里的孩子胆怯的目光以及简陋至极的环境,还有那个凭自己多年商场打拼的鉴人经验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的院长,心下细思极恐。





眼泪越聚越多,我点头,回抱着范丞丞的身体颤栗着。那些在现今的生活下本不该重见天日的晦暗记忆却像是我骨子里的血色印记,是我一辈子无法摆脱的阴影。院长的动辄打骂,孩子们之间的欺侮霸凌,一切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火腐骨蚀肉。




他松开我,目光中是难以言说的复杂情感。自己从小衣食无忧并未经历过这些,可如今留我作为家人,真正接触到这类孩子的真实生活,实在让他不敢细究。他忽然抬手,遮住我的眼睛。



"别哭了,我永远陪着你。"



这双眼睛太清明,但也太悲伤。




可是在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意识到,永远陪着我,怎么会只是亲情那么简单。




03


拿到纽约时装学院offer的那一天,范丞丞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而我的好消息,却还没来得及开口。




想来他的年纪也早该婚配,也是因为我才拖拉至今。我坐在油麻地的小吃店里,看着店门外喧闹的人群曛曛漾漾。那年香港的温度似乎比往年高一些,不然怎么一碗不太烫的汤羹都让我掉下了眼泪。




在难过什么呢。这场感情自始至终就只是我的独角戏。




即使我与他是那样的合衬,一个对视也能是一场风花雪月的臆想。













倒了好几趟车才到家,推开门,却见到助理正在照料醉倒的范丞丞。见我回来,助理起身向我示意就离开了。偏头拽来毛毯,却无意间对上助理握上大门把手时投来的深沉目光,就像是一潭深水令我有些打怵。




印象中这好像是我与范丞丞生活在一起之后他第一次醉。平时寡淡如水的面容沾染上酡红也别有意境。我就守在沙发前望着他沉静的睡颜发愣。不知过了多久,沙发上的人眼波流转间缓缓醒来,四目相对间我终是偏开了视线。我总是这样怯懦,对视是,爱他也是。





"范丞丞,你能不能别结婚。"




下一秒当我凑上前吻住他的时候,我就明白,我已经花光了我这辈子所有的勇气。这一晚后,无论我与他是否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也都不过是睡梦间的虚拟泡影。



他的唇与他的面容一样凉薄,以至于离开时我浑身发颤。范丞丞目光如炬,定定的望着我,灯光下他的眼眸中像有一条流淌的银河。



"昊昊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眼中氤氲的雾气让我早已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还是努力睁大双眼与他对视。



"我知道。对不起,但是我爱你。"



不是因为你可以给我锦衣玉食的生活,只是单纯的,无关性别的我爱你。






我该看见的,范丞丞的眼角闪着光。














直至两天后我踏上前往纽约的航班,范丞丞最终也还是没有出现。助理驱车送我到机场,给了我一个离别的拥抱,而后目送我离开。



那个时候谢霆锋的歌正流行,MP3里传来一句有些蹩脚的普通话,铺天盖地的悲伤向我袭来。


原来爱与被爱,都不过是再爱别人的练习。


我裹着机舱里的毛毯,终是泪流满面。








我与范丞丞之间,本就是一个连遗憾都算不上的故事。


自扫心头三寸雪,忽如人间远行客。




04


我从学院毕业后西行前往旧金山应聘某大牌的首席时装设计师一职时,香港传来了范丞丞离婚的消息。



那是我离开的第四年。



看完花边新闻后我撑肘在车上小憩,却意外接到了助理的电话。他告诉我,范丞丞并非不爱我。



当年我拿到offer的前一天,助理在范丞丞的办公室里无意间翻到了一封信,来自于他当时在商场上最大的竞争对手。信上说,如果范丞丞不答应同自己家族联姻,那么对方将会往全港的娱乐记者那里爆料一个范丞丞是同性恋童癖的消息。范丞丞为了保护我不被舆论攻击,才与那个富豪家的千金结婚。婚后四年形同陌路,对方终于再也无法忍受提出离婚,结果正和他意。




"老大这个人面冷心热,十分的感情嘴上永远只说一分,有时候休假在你的房间一待就是一天。我想他虽然不表现出来,但你的离开给他带来的痛苦远远超过这四年好比监牢的婚姻。他真的很爱你,比任何人都还要爱你。"





这就是为什么当年范丞丞向我宣布他要结婚时,我却在他的双眼中察觉不到丝毫的欣喜。




我一时间竟忘记了该如何开口说话。



"另外,"助理顿了顿,像是要宣布一个好消息。



"他签过离婚协议的第二天就决定去找你,现在应该已经到旧金山了。"










我心不在焉的踏进品牌的总部,脑袋里揣着太多的事,有些头疼。按了电梯上到顶层敲开总裁的门,却下意识的被眼前的身形挡住了去路。




" Hey, Justin."金发碧眼的总裁在几步之外的沙发上友好的冲我挥手。" This is our partner, Adam."



范丞丞低下头,冲我笑,像是五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眼角熠熠生辉。



"好久不见。"









【额外bb两句】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今年在lof经历了很多也认识了很多的好朋友,给我带来了很多三次里获得不了的友情。我是一个有点直男的人,很多时候对身边的人的情绪并不能照顾的很全面。但我很爱我关注列表里的每一个人,也很爱那些爱我的人。


新的一年,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给自己,也给所有人。




二零一八总结

羡弟很傻但我喜欢


羡之學長:








二零一八的最后一天啦,刚刚好破5kfo了谢谢大家!跨年快乐哦!二零一八的尘埃已经要成为过往尾声了,二零一九希望我们多多指教!







二零一八对我来说是最独特的一年,也是极具回忆的一个年份。我二月份开始尝试在lofter写恋与,刚刚好是放暑假的时候。因为机缘巧合看了偶练,从一开始被坤吸引的目光逐渐投向整个大厂,廊坊只有一次的那场初雪温暖我不会忘。







四月六号出道日那天我为坤写下我现在还是最喜欢的作品《亮如星辰》,决定陪Nine percent走得更远,算是我正式踏入偶练乙女圈。当时连偶像练习生乙女向这个tag都没有,没想到我眨眼间也写了这么久,看着这个tag从零变成现在的浏览量。







二零一八我走进了lofter,是我最庆幸也开心的事啦。我妈去年说今年是她的本命年,那可能也是我的本命年。我开始交到喜欢的朋友,也为写出好文章而拼命。现在有点懒,但在为别的事情努力。我永远爱我的男孩们,热情和爱只要来过就不会消失。







今年中旬的时候我外公去世了,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做到我答应他的事情。我会永远记住二零一八的八月二十那天,我对当初依然历历在目。我生日那天前下了一场满天的细雨,我在无数流泪和自责里长大,送走这个让我伤心的坏人,我希望他云游四海能好。







今年我也没有过生日,但收到很多朋友的祝福我就很开心啦。今年4kfo的时候大家都在安慰我又祝福我,就刚刚好是这段日子。我总是患得患失的性子让我觉得自己缺少朋友,我也确实是比较缺爱,有多愁善感和人性本恶。我心胸狭隘又笨蛋,谢谢你能认识到这样不好的我还喜欢我。







二零一九无论还会不会继续写偶练乙女,但我对大厂的感情真过。我的初心是蔡徐坤,最爱Nine percent。我最宝贝的男孩是黄明昊,神仙学长这个ID为他而写。我只希望他平安顺遂地长大,我的幸运全部都给他,上天让他快乐不受伤,我能有幸在未来见到他,说一句justin你真的好棒,我喜欢你好多年了。







点一首justin的《Hard Road》,就算这条路再艰难我也不变初心。我希望能变成黄明昊那样美好优秀的人,他是我向往也要学习的榜样,我把爱他当成未来。


















送给对我来说二零一八最独特的人,虽然我人缘差但心里还是喜欢着很多朋友滴,没cue到我也爱你,都藏在心底。







@茹哥




没有含糊来说我跟茹最熟啦,从我一开始写恋与我们就认识,到后面写偶练乙女或者加联文组都是因为茹先开始的。很认真地要对你说声谢谢,如果没有茹就没有现在的南阿羡,也没有偶练乙女圈的开端。对我来说这个二零一八没有茹就不圆满,写文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茹。我们现在天天随便聊,她也积极地为大家做了很多,我都看在眼里,为我儿子骄傲。我们一定会继续基到二零一九的对吧,就像我们都知道的,对我们的关系来说没什么好说,茹茹和阿羡心有灵犀。







@.




虽然老婆还没回来,但我还是要说我一直在等你呀。认识笙真是惊鸿一瞥的一次聊天,到后面意趣相投做了西皮,没说过要组一起我们就在一起玩了整个暑假。我等你忙完回来呀,烧烤少女之间承诺不变,我跟你也是。







@鹿柏森。





二零一八有幸因为《花路》认识森,我记得刚认识森时她的头像还是挥手的正廷。森真的是漂亮大美女,虽然她本人很软妹但我不能否认这个女人太靓仔太A了呜呜呜。森隐隐约约说到她初中是个自卑又不太好看的女孩子,我的处境跟森其实很相似,所以我对森总是抱着莫名的感情啦,而且森真的是知心好姐姐!我们之间相处会有一种情投意合,森和怪兽也是我搞联文会第一个想到的写手,而不是作为朋友的邀请。你说二零一八我对你很重要哈哈哈哈哈,二零一八的鹿柏森对南阿羡也是支撑她的存在。我爱你呀,高考加油!







@yj老仙女







跟捷认识也是小奇遇啦!捷说她是我迷妹哈哈哈哈哈,我也喜欢捷老师呀!跟捷相处是很舒服的事情,好像捷是个比较慢热的女孩,但总亏我们能遇见就好啦。捷会跟狗茹做西皮我虽然很惊讶但超开心,因为有人能包容我儿子的顽皮了哈哈哈哈。我打从心底喜欢捷这样温柔的女孩子,希望二零一九我们关系能更好啦!







@怪兽不会死:)







兽哥一开始也是我迷妹,这点你不要否认哈哈哈哈哈哈我还能截图以前的评论。也算是经历了些不好的事情之后才真正做朋友的,跟兽哥相处就是想揍她(没有),但她是个很值得也很可爱的女孩,文笔超稳三次里也很优秀,我太羡慕这种女人了呜呜呜。希望兽哥高考加油凯旋归来!我们一起努力鸭。二零一九对我们来说都会是新的一年,我做高一你做大一,同济大学等你,我想考的那个高中也等我。



















总结也写了1k7我真的枯了,希望大家多找我玩!





我们二零一九的烟火依然最璀璨夺目。











2018-END.



Merry Christmas🎄

预告大概就发这段了

好梦👋

哈喽


回来跟大家征求一个女主名字


希望可以正常一点😂最好有点寓意的那种


爱你们


【黄明昊x你】姐姐真漂亮。

某人一回家就让我哭


鹿柏森。:

抓住十一月的尾巴


第一次搞未成年好紧张


送给我的沙雕怪兽 @怪兽不会死:)我爱你。





1.


“Justin?”你提着行李箱,看着眼前堵在门口的人。“姐姐非得住校吗?”他倚靠在门框上,皱着眉头。
















你有些无奈。高三学习很紧张,紧到花在学校和家之间穿梭的时间都是奢侈,你和父母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住宿。
















对此反应最大的自然是你异父异母的弟弟黄明昊。打小你们好的就和一个人似的,令原本担心你们处不来的母亲很是松了口气。你大了黄明昊两届,但是黄明昊比你争气得多,考上了你们这的重点高中初中部,以后可以直升。而你只能去了一般的初中,老老实实考重高。
















好在你成绩也不差,压线进了重高,成功和黄明昊同一学校。黄明昊比你放学要早,但他坚持要和你一起回家,每天放学就乖乖留在教室写作业,还经常帮忙打扫卫生,但是一到了你们放学的点他就会撂下扫把到你们教室门口。你班上的人几乎都认得他。
















高三以后你能分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你不再让他等你一起回家,你们只有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能够一起聊天,再多却是没有了。
















如今你决定住宿,这就意味着如果不跨越教学楼,你们一个星期只有一次见面的机会,而你向来是将宝贵的放假时间拿来补觉的。
















黄明昊看你沉默不语,叹了口气。他从来不舍得你为难,从小到大,虽然你是姐姐,一开始是你照顾他比较多,不知什么时候起掉了个个。
















黄明昊提起你的行李箱,翻出一个白色的鸭舌帽往你脑袋上扣。“外面太阳大。”他牵着你的手准备下楼,秋老虎余威未散,你的手心早已一片黏腻,下意识躲过了他的手。“我自己走吧,你还提着行李呢。”你说。
















黄明昊低头看了看落空的手,没再坚持,先一步下了楼。你看着他的背影,觉得自己是越来越摸不透这个弟弟了。
















自从你上次提着行李箱连人带箱滚下楼梯之后,黄明昊便不再让你碰箱子了。可你力气不大也提不了重物,结果往往是你两手空空,黄明昊大包小包走在旁边,还得空出一只手牵你。你母亲说过一两次,你自己也不好意思要拿些东西,黄明昊总是再三掂量把最轻的给你,再多给却怎么也不肯了。
















小时候调皮闯了祸就往你身后躲的他好像悄悄不见了。你们玩的好,也少不了争吵。他爱揪你的小辫子,也喜欢偷偷藏起你的铅笔和橡皮。你惯是被宠的,往往会和他打起来,他一边跑一边笑,你只能跟在后面追,嚷嚷着我今天就要揍死你这个臭小子。
















可是呢,他闯了祸是一定会跑来找你的,你总会帮他瞒天过海,或是两个人一起被罚。晚上他就会抱着枕头跑到你房间,和你脚抵着脚试图把对方踹下去。他的道歉和感谢是延迟的,比如后面几天桌上突然多出的糖果和巧克力,有时是你最爱的甜牛奶。
















你是个甜食口,但黄明昊不是,你便喜欢压着他吃那些对你来说都太过甜腻的食物,量不多,他骤然变化的表情也够你笑好久。后来黄明昊发现了酸妞这种好东西,没事就爱忽悠你吃,你每每被酸倒牙,伸手要打他,他象征性地躲了一下,任你的拳头落在他手臂上,还要嫌弃一番你没力气。
















小时候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你追着黄明昊,黄明昊乐此不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
















“Justin。”你喊他。“怎么了?”他回头看你,太阳还是毒辣得很,他微微眯眼。有帽子护着的你定定看着他,脸上冒出了几颗痘痘都一清二楚。
















“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阿?”你问。“哈?”他像是惊到了,接着嗤笑:“不对你好对谁好阿?我爸?”说着他抖了抖身子,你敢肯定他已经脑补出了他和叔叔父慈子孝的画面。
















“况且,不是你说喜欢温柔对你好的男生吗。”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为你做到阿。哪怕代价是改变我自己。
















2.


黄明昊常来找你,但你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和他说话。一开始大家都会好奇的问你他是谁,你说是弟弟,他们总是带着暧昧的笑容点头。你再三强调是亲弟弟,才消停下来。
















可能是黄明昊找你次数太频繁了,班主任把你叫出去隐晦地提起这件事,你点头保证会处理好。回到座位时,闺蜜欲言又止,你刚想问她就打了上课铃,只好先听讲。没上一半闺蜜就给你传了张纸条:“你没觉得,你和你弟弟太亲密了吗?”
















于是剩下半节课你都在走神。你们那圈子都是家里有姐弟的,关系都不如你和黄明昊现在这般和谐。都说姐弟是天生的冤家,关系好的不是没有,只是很少有你和黄明昊这般相互依赖的。
















你好像生来就是要和他绑在一起的。没有黄明昊的记忆久远又模糊,就像你那个过早离世的父亲,没来得及享受片刻温存。那时的你孤僻极了,每天摆弄着洋娃娃,为自己编造王子和公主的美梦。后来母亲终于遇见了一个知冷知热能照顾她的人,黄明昊也因此被带进了你的世界里。
















第一次见黄明昊的时候他还不会走路,被母亲抱在怀里。那时你是不喜占据了母亲怀抱的他的,但是当他学走路直直扑进你怀中的时候,你的心软的一塌糊涂。你至今还记得那时的欣喜与不知所措。就好像母亲和叔叔不在时,你轻轻摇晃着婴儿床,他咧嘴对你笑,那似偷来的欢愉让你也对他多生了几分好感。
















你委婉地和黄明昊提出不要再来找你专心学习之类的事,他点头应允。于是你们的联系方式变成了每天早晨桌上带着余热的早饭。
















你突然觉得高三实在是太漫长了,你是真的很想看见他。这种思念转移为一种空虚感,所以当前桌的男生亲吻你的侧颊时,你没有躲开。
















男生开朗又阳光,和你在一起时总会不停地试图寻找话题。也很可爱,你们第一次出去约会他甚至紧张得同手同脚。因为太过尴尬,你们在电影院看了整整两场电影消磨时间。这让你想起了黄明昊第一次上台表演时,在后台紧紧抓着你的手,你拍着他的后背,试图安抚他的情绪。那时他一定也同手同脚了吧,不然怎么会差点绊一跤,让在后台看着的你紧张地几乎停止了呼吸。当然,成功表演完下台后的他免不得被你嘲笑一番。
















你是个相当奇怪的人,越喜欢一个人越不喜欢表现出来,别人问起你对他的印象,你只会笑着说他的糗事。可是男朋友在你这的口碑总是意外的好,他们笑说情人眼里出西施。
















高一运动会那天你们刚好有节体育课,你抛弃原本约好一起去小卖部的小姐妹到了离教学楼有半个学校之远的操场上。
















黄明昊正在热身,一会儿是他的短跑接力。他看起来精神头不错,和旁边人说说笑笑。他好像刚刚跑了一会,出了些汗,嘴边漏出的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落在他才发育的喉结上。他随意地抓了一把头发,推了推旁边的人,示意他们让出跑道。
















他是最后一棒,看起来一派轻松,但你老远就看见他紧抿的嘴唇。他总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心里怄得要死,相当要强。终于接力棒到了他手上,他来不及想别的,抓起就跑。
















你差点惊叫,然后就被一双手捂住了眼睛,脸上传来冰凉的触感。“?”你转头,是你新晋的小男友。他勾着你的肩膀,说你弟弟很厉害。你从不让他牵手,他便退而求其次地揽肩。你抬起下巴,得意地像只骄傲的孔雀,没注意到身后黄明昊晦暗不明的眼神。
















你一定不知道,在别人那,你是我最大的骄傲吧,黄明昊。
















4.


你猜到黄明昊第二天会来找你说运动会的事,结果他确实是来找你了,说的也是运动会上的事,但:“你交男朋友了?我在运动会上看到你俩了。勾肩搭背,败坏风气。”
















你第一次看他如此刻薄的样子,瞬间火也上来了:“我交不交男朋友管你什么事?黄明昊,你凭什么管我?”“……”他一下泄了气。是了,长大后,他就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可这只会让你更愤怒,更难过。
















“可是你要高考了。”他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盯着你。“……”你突然很累。身边所有人都是这样,高三生做什么都是在浪费高考的时间。你总以为黄明昊是不一样的。“我会和他分手的。但是黄明昊,高考结束之前,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好吗?”你偏过头,不敢看他瞬间黯淡的眼神。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话。”他说,“如你所愿。”
















怎么可以呢?没有了黄明昊的你,到底是什么呢?
















后来即使是放假,你也不回家了。坐在寝室里写作业或是补觉,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假期施舍给你们这些可怜的高三生。
















高考将近,你的情绪反而不稳起来。大家都以为是你太过焦虑了,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开导你,包括你的“前男友”。可是只有桌上偶尔出现的甜甜的瑞士糖能够安抚你躁动的心。
















于是高考那两天你莫名其妙沉稳下来,没有手抖也没有涂错卡,安静地考了两天。
















考完那天一场猝不及防的暴雨来临,你站在考场门口,暗恼自己为何死活不让家长接送。等其他人都走完了,雨也没有要停的趋势。你认命地打算冒着雨回家。
















“姐姐。”你听到熟悉的声音。黄明昊撑着一把大黑伞站在你对面,伞上落下的水珠在地上聚起一个个小水坑。
















“我们回家吧。”
















5.


你是典型的南方人,第一志愿填的却是北方的大学。母亲原本不放心你一人去那么远,你只说要去不同的地方体验一下。












在异乡独自一人的你生起几丝后悔。你忆起从前在网上看到的段子,北方的冷是干冷,南方的冷却是湿润地透进骨子里的冷。可是你觉得北方的冷也不遑多让,哪怕有充足的暖气。
















和黄明昊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次你问他风花雪月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和你解释了一大堆都不是你想要的答案,索性没再回复。
















大一的你虽然有做兼职,大部分的开支承担还是来自家庭。买飞机票你嫌太贵,火车票又抢不着,刚好导师给了你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你考虑留在这先把手头的事做完,酿成了你一人在外地过年的惨剧。
















你自己在外头吃了顿暖胃的火锅,出了店门站在桥头跺着脚取暖。手机里不断地有未读信息,你不用看也知道是群发的祝福短信,懒得回复。听说桥那头一会会放烟花,你打算在这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再回宿舍。
















你在心中倒数,等待烟花。“三一一二一一”“一”字还没出口,你就被对面走过来的人惊呆了。
















他看到你眼睛立刻亮起来,扑过来抱住你,就像小时候那样,惊得你倒退了几步。你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背,在巨大的烟花声中轻声问他:“可以给我答案了吗?”
















他把整张脸埋在你的围巾里,声音也是闷闷的。“嗯。”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和你谈场恋爱。”










end.

记得上一次生日哭的这么惨还是十岁的时候


现在是十七岁


被爸妈和身边人感动的一塌糊涂


觉得这么不优秀的自己真的太对不起他们了


可还是要对自己说


十七岁的你要更努力啊


Wish you a lovely weekend😋

“火蜥蜴?”你问我。




“不,”我说。






“是火焰,在深海中燃烧的火焰。”






也是我的心火。我孤僻,我冷漠疏离不合群,他们总说我是怪才不愿与我同路。可对于我来说,真的只有那些神奇的生物们才能让我对这个魔法世界有一些的眷恋。因为我不屑争名夺利,不屑同流合污,不屑用魔法的禁锢把自己送进心中的牢狱。可是你不同,你的生命那般热烈而真实,你的双眼是这个荒芜世界的启明星,你的笑容是我心中唯一的绝色。我并不在意你是不是傲罗,我只愿你万事称意。






我是那样懦弱又勇敢的爱着你,蹩脚的情话说不出口,反而舌头打结到最后冒出一句“我希望你的快乐不是在为我的事情而快乐。”我知道你生气了,所以我追你,从伦敦到巴黎。我急着向你解释我与莉塔早已不是以前的关系,解释她之前就已经嫁给了哥哥,解释都是报纸在随意编撰。可是当你用微红着的眼眶注视着我,我却突然像是嘴巴被塞进了拳头说不出话。你是那样骄傲而明丽的女孩,纵使你爱穿黑色的大衣,纵使你性格有些冷淡,可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小女孩。






从报纸上剪下你的照片贴在手提箱里,是为了每天每天的想念你,但后来见到你我还是出于害羞把它摘了下来,后来可能是直接放进了大衣胸前的口袋里。因为这个口袋,最接近心脏。




——


“l need you. Just like l need to breathe when I fall into the deep sea.”






是一点感慨  不知道打什么tag就不打了


这样的爱情  真好啊